19/365 “The surface of Venice is constantly metamorphosing [and] painting Venice is almost like being a restorer, peeling off the layers to find the picture after picture underneath.”- Arbit Blatas


15 / 361 衰败城市的老人 你忍不忍 为他歌唱

12 / 361 “所有大人都曾是小孩,但是只有少数人记得。”——《小王子》

10 / 361 快日落的时候沿着塞纳河向冰淇淋小岛走,慵懒的阳光传过树的间隙撒在脸上。我们什么都不用说,一切都刚刚好。

8 / 361 巴黎的地铁虽然老旧,但时时刻刻有故事发生。温暖的橘色车厢与老友自拍,肆无忌惮的快乐瞬间充溢了整个空间。

7 / 361在莫奈花园遇到一个像花一样美丽柔软的女孩,有一个好听的名字,rainey。我们聊文学,聊电影,在微朦朦的下雨天漫步在莫奈故居,仿若与世界隔绝。巴黎在充满水汽的天气变得模糊不清,是来自远方的宁静。